大写艺 >> 动画资讯 >> 动画教程
中国加工动画的走向
来自:http://www.seecool.net/site148/info12171.htm   作者:   编辑:杨一   发布时间:2006-8-4 18:44:29
maya动画培训课程

中国加工动画的历史与走向
起源与总体情况
无论是替国外做动画加工还是其他什么加工,主要原因是中国廉价的劳动力和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开放的市场为发达国家提供了诸多的方便,这是客观条件所致,另一方面,动画制作的流程也很适合外包加工的形式,动画可以说是科学、艺术与工业生产的结合,而加工是工业生产的常见现象。

国外进入中国大陆的加工动画,主要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通过台湾、香港的动画制作公司(以台湾宏广、鸿鹰,香港的翡翠、安利为代表)在大陆设点,此种方式以欧美居多;另一种是本国的公司直接在大陆开设制作公司,雇佣本地人员为其动画加工,此种方式以日本为主(以杭州飞龙、北京写乐为代表)。

这两种方式所导致的中国加工动画所呈现的结果也是不同的,欧美片简单造型复杂动作的作画方式和早期国产片相同,欧美加工动画在国内的最高职位是执行导演、原画、修型等,涵盖了动画中期制作的所有流程,在国内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系统;而日本动画加工在国内主要是做动画(专业术语,指画出关键动作中的过渡动作)、上色等工作,所以日本的动画加工就只是加工,是结构不全的制作。这几年国内的原创偏于美式风格的居多(如《宝莲灯》、《梁祝》、《哪吒传奇》),而且质量还不错,而偏于日式的虽然在内容和观念上总有惊人之举,但在制作上却有图省事之嫌(如《我为歌狂》、《隋唐英雄传》),与这两种加工动画不无关系。

双向影响

中国加工动画的发展对日本动画业产生了不小的影响,由于动画都派发到中国及韩国等国家加工,现在日本国内从事动画绘制的人越来越少,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原画上,虽然有部分还是在做动画,因为日本工资要求高,没法赚什么钱,所以日本公司为了节约费用,几乎都发国外了。但一般来说日本要做到原画级别需要从事动画工作八年以上才行,由于加工动画的冲击,不少日本动画界人士担心现在的原画得不到动画的煅炼,所以现在日本的动画人员的培养都要靠专门学校。

而动画加工对中国的影响也是巨大的。当然,这种情况的出现对中国来说是利弊兼有的:好的方面一是肯定了加工动画确实培养了许多高素质的动画人才及中期创作队伍,二是能带进国外比较好的动画制作模式。至于负面影响,主要的问题集中在三方面:一是由于加工动画行业的收入普遍比制作国产原创动画高,造成了一部分的人才流失。二是加工动画的工作性质有可能会在模式化的操作中磨去动画人的原创能力,使中国的原创阵地越来越缺乏创业与激情。三是由于加工的工序问题,很可能造成动画人缺少整体驾御动画的能力而只专于某一方面的技能,这进一步扼杀了国内动画产业链的完整性。

困境

中国的动画加工虽然在一段时间内发展迅速,各个动画加工公司也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但决不是长久之计,中国动画加工近年来愈来愈不景气,主要是受了四个方面的影响:

一是国内的无序竞争。由于不存在技术含量问题,画得又好又便宜的动画公司越来越多,均价成本5元钱一张的动画,愿意出二三元接的人很多。为了抢生意,乱报价,行业内部的恶性竞争降低了整个行业的利润收入。

二是人才凋零。1995后,早期参与加工的、具备了高素质的从业人员已经不再做具体工作,因为加工动画非常辛苦,按张数计酬和紧迫的进度要求使几乎每个动画人都有连续数十小时工作的经历,能吃苦的城市年轻人越来越少,很多对这个行业心向往之的大学生到公司呆上几天后,很快就被繁重的工作吓跑了。这时动画制作人员的主力开始向外地和农村人口倾斜。后来者的芜杂使该行业呈现青黄不接的状况。制作质量持续下降,甚至粗制滥造,破坏了已有的行业形象。

三是国际竞争。总的来说,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增长,人均消费水平提高,国际动画加工业务正在流向其他一些劳动力更加廉价的国家,特别是2002年受〝非典〞的影响,国外一些动画公司被迫把动画加工发到亚洲别的国家,如中东、朝鲜、印尼、印度、越南、老挝等国家和地区。他们意外地发现这些国家人力成本更加低廉,而人员素质不在中国之下,结果虽然〝非典〞已过,动画加工却不再回,国内一些地区的动画加工公司因此而关张,继续运营的公司,其员工收入在社会总体收入水平提高时没有什么变化,诱惑力渐弱。

四是技术革新。主要是美国三维的兴起,电脑软件代替了很多人力因素。这也是所有行业发展的趋势:技术终将把人类从重复烦琐的工业流水化生产解放出来,工作重心逐渐向核心创意与技术研发转移。

险阻重重的转轨

面临国家对动漫产业强有力的政策支持,仿佛中国的动漫复兴就在明天,然而,当一些有着雄厚资金的投资者兴冲冲地瞄上这个行业的时候,却发现很难找到一家有完整动画生产链的动画公司,而动画公司此时转向原创也是险阻重重。

加工动画即使拥有好的技术力量,却帮不了原创的忙。与汽车、电子这样的〝三资〞模式不同的是,加工动画从来没有生产过完全面向中国市场的产品。观众需要什么?

虽然加工动画给我们带来了欧美、日本的管理范本,但很难说我们就能够直接照搬,一是因为给〝中国老板〞干和给外国老板干,多半不一样;二是因为要让他们把自己〝倒空〞,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真正合乎国情的管理模式和制作风格,一样需要在实践中摸索。

因此个人认为,在当前动画加工业前景不甚乐观的情况下,转行生产原创动画,虽不失为一条继续发展之路,但这种转型面临着一系列的问题需要解决,摸索是一个过程,而摸索之前的部门完善、改章建制工作更是一个需要付诸更多心血与热情的前期铺垫工作。

探索

运作一部动画片对于一个动画公司来说,最根本的条件是需要有充足的资金支持。

对于动画制作公司来讲,制作前及制作过程中的融资,是启动动画项目的前提。国内目前已经有一些动画加工公司已经在探索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比如上海今日动画公司,他们与法国合资拍摄了《马丁的早晨》以及正在拍摄中的《中华小子》,继而又利用国外的发行渠道把这些片子发到世界各国。

合拍片之于加工片,制作方式可以相似,但在动画片的整体运作上却不能相提并论。〝作为加工商,你永远在圈子外徘徊,只有投资和联合,才会有知情权〞,上海今日动画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总经理兼艺术总监张天晓说道,〝它最大的好处就是让我们学到人家是如何进行动画片的市场运作的,比如先卖样片,有了电视台的预购(至少要占到成本的60~70%),再出全片。很多道理只有你亲手做了,才能够真正地体会得到并运用到实际中去。搞中外合拍,正好为你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这甚至比赚钱还要重要。〞

象上海今日这样以中外合拍的方式从加工转向原创的公司,更早的还有上海阿凡提动画公司,它的创办人是经典国产木偶动画片《阿凡提》的导演曲建方,早在1993年,他就与美国Saban国际娱乐公司共同策划投资制作了长达52集的长篇电视动画系列剧《大草原的小老鼠》,这部片子曲建方投资额达60%,是中国首部进入国际动画市场最长的动画电视系列。

利用合拍来实现转轨固然不失为一种有效解决办法,但并非所有的公司都有关系密切的国际合作伙伴或能走向世界的制作实力,更多的动画加工公司只能局限于本土,要结合当前国家的大力扶持来寻找发展契机,这则需要提前就做好原创的准备。象武汉江通动画公司,在四年前就着手拍摄52集动画片《天上掉下个猪八戒》,四年后的今天,虽然只完成了前26集,但是准备充分,出来后的质量很高,受到了观众的欢迎,成了国产动画的稀缺品,结果被中央电视台出7000/分钟的天价买断了一半的版权(其实这是一种变相的投资),继而又被广电总局授予国家动画产业基地的称号,现为湖北省大力扶持的重点企业,其发展势头被众人看好。试想,如果江通只是受加工业务不景气所迫,被动地转入原创,那么就很难说他能够抓住这次机遇,顺利完成转轨,对比世界最大的动画制作公司台湾宏广的近乎赌博的孤注一掷,武汉江通可以说是有先见之明。

然而,还有很多更小的动画制作公司,既无海外背景,又无足够的资金(哪怕是制作一部26集的动画片也是需要几百万的投入的),何以凭借自己的实力赢得投资者们的青睐而实现转轨呢?这在国外通常的做法是制作一些小型影片,参与各种展览比赛,如果确实水平不俗,一旦被人看中,则很有可能逐步转入大型制作,最终参与到动漫产业的角逐中。可不要轻易小看这样的公司,他们通常都比较灵活机动,没有臃肿的机构和传统的束缚,极有可能打开一个新的局面,如Pixar就是最典型的例子。(Pixar在做《玩具总动员》之前,有长达十年的沉潜。Pixar在2003年的营业额是2亿多美金,而在推出《玩具总动员》之前的1995年是160万美金,相差一百多倍!)

后记

时至今日,动画加工仍是我国动画制作业的主要组成部分,尽管因为种种原因,加工者的水平良莠不齐,但最专业的人才仍在加工行业或出自其中,如美国最受欢迎的电视动画片《辛普森一家》的导演之一宜心、迪斯尼《花木兰》的人设张振益、著名新锐派动画导演孟军均是出自于加工行业。如能顺利完成从加工到原创的过渡,尽可能地从中吸取优秀人才和宝贵经验,于中国的动漫产业,将是莫大的支持。

相关链接:影视动画 |        动画函授 |       动画培训 |